推广 热搜: 巨型马陆  Inconel  700  600  设备钣金加工  干粉灭火器灌装机  带锯床  多色PVC胶地板  褥疮  塑胶运动地板 

怪兽并没有向风照原发动任何攻击,向他点点头,目光中毫无凶暴的意味

   日期:2020-06-01     浏览:1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风照原只觉得四周的压力越来越重,眼前到处是风车般旋转的拳脚,他一边要避开对方的攻击,一边还要记住对方的招式,尽量吸纳领会
    风照原只觉得四周的压力越来越重,眼前到处是风车般旋转的拳脚,他一边要避开对方的攻击,一边还要记住对方的招式,尽量吸纳领会。尽管风照原的智商高得惊人,此刻也不免生出头晕眼花,黔驴技穷的感觉。

    对方忽然收拳退后,风照原顿感浑身轻松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他的全身近乎于瘫痪,只是凭着顽强的意志苦撑,才勉强保持着目前站立的姿势。

    “人的潜力是无穷的,只有将自己逼入极限,才能得到突破。”

    战神般的男子毫无表情地道:“格斗需要不断的苦练,没有捷径之路。”

    “那要练到什么时候才是终点呢?”

    风照原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,问道。

    “你提出的问题程序中没有设定过,我无法做出回答。”

    对方木然道:“请做好准备,我将进行最高层战斗力的攻击。”

    话音刚落,对方已经一拳击出。

    这次他的拳法变了,看似雷霆般的动作,等到风照原招架时突然变得虚不胜力,而轻柔随意的一击,逼到风照原身前时却猛地爆发出惊人的力量。每一拳、每一脚,变得虚虚实实,无迹可寻,再难以让风照原觉察出受攻击的部位。

    数招过后,风照原已被逼得连连后退。

    “记住,进攻是最好的防守!”

    战神男子面无表情地道,一拳迅如奔雷,劈得风照原的黑发向后飞扬。

    风照原心有所悟,忽然身体后仰,平平跌倒在地,双足毒蛇般地探出,勾住对方的腿,用力一绞。

    对方的双腿犹如钢柱般纹丝不动,右拳夹带着风声,猛然向下击出,逼近风照原的胸膛。

    “砰”的一声,风照原终于挨了一拳,身躯从地上弹起,向后撞出。

    “格斗的最高层次是一种无意识的感觉,凭纯粹的本能去进攻和防守,到了那个层次你就会发现,任何简单或者复杂的技巧,都将成为多余。”

    战神般的男子声音渐渐微弱,**变做无数个闪耀的光点,迅速逝去。

    风照原从地上缓缓爬起,心中惊异不已,在对方重拳触及到风照原胸膛的一刹那,他已经扭动身躯,避了过去。然而尽管如此,对方蹭过风照原的拳风,依然将他重重击倒。

    格斗精华的综合体,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   风照原开始思索起对方刚才的每一个招式,不时起身比划着,试图用最短的时间将刚才所学全部消化。

   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,风照原沉醉在奇妙的格斗世界中,浑然忘记了一切。

    四周的液体开始像波浪般涌动起来,缓缓向前流去。

    风照原埋首思索着对方消失前的留言,感到难以理解。试想格斗是一种有意识的行为,招式的运用必须经过大脑的思考,又怎能变成无意识的本能呢?再说技巧的运用,对他这样一个初涉格斗的菜鸟来说至关重要,又怎么会是多余的呢?

    哗哗的水声突然传入耳中,风照原这才如梦初醒地抬起头,脚下流动的液体陡然加快了速度,犹如一匹脱了缰绳的野马,疯狂向前冲去。

    震耳欲聋的水声惊心动魄,眼前雾气腾腾,一片白晃晃的巨型瀑布横陈在前方,千万道水流犹如排山倒海的雪崩,滚滚而落。风照原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,已被冲入瀑布,向下方急坠。

    高速猛冲的急流打在背上,犹如千万柄重锤敲击,风照原眼前发黑,疼得几乎要昏死过去。

    “轰然”一声,水流夹带着风照原冲入一个深深的水潭中,雪玉般的浪涛高高激溅,风照原随着浪头沉了下去,随即手脚划动向上浮起,出神地望着身前磅礴无匹的瀑布。

    仿佛闪亮的银河倒垂,瀑布从几百丈高的空中击下,声势浩荡,途经两边的悬崖,化作无数道激溅的白箭。每一道水流的速度、形态、轨迹各不相同,在阳光下千变万幻,腾挪矫夭,犹如战神男子虚实莫测的拳脚。

    这无比壮观的自然景象,瞧在风照原眼里,似乎也和格斗暗暗吻合。

    风照原双目放光,游近过去,伸手抬足地模仿起水流飞溅的姿态。他此刻既要揣摩水流的运动,从中感悟刚刚学会的格斗技术,又要保持身体的平衡,使自己能够浮在水面上。刚开始风照原总是拳脚比划两下,便沉了下去,猛咽几口冰凉的潭水。到后来已经逐渐能够分心二用,稳稳浮在水面,每一招击出,隐隐包含了某种微妙的平衡,似攻似守,如动还静,仿佛以奇怪的姿势在水面上花样游泳。

    风照原如痴如醉,大声呼叫,战神男子所教授的一招一式,每一句话,无比清晰地在心中流过,又仿佛化作了眼前激情四溢的瀑布,与自己合为一体。

    他仿佛已变成了水流,喷薄飞溅,化作了汹涌的瀑布,轰然鸣动,在天空阳光之间,在大自然广阔的怀抱中,进行着生命的狂舞!

    良久,风照原才停了下来,大口地喘着气。

    天色逐渐黯淡,空中绚烂的云霞不知何时慢慢散去,暮色像灰暗的翅膀,悄悄覆盖了一切。

    剧烈运动过后,一种静极了的感觉在风照原心中油然而生。

    他的目光落在了水潭上,尽管瀑布怒冲而下,水潭依然保持原状,敞开胸怀,安然容纳着湍急飞扬的水流。

    瀑布、水潭,一动一静,生出玄妙的对比。

    这是一种只可意会,无法言传的奇特意境,在白天与黑夜交替的瞬间,一幅深蕴了天地奥妙的画卷,徐徐在风照原的面前展开。

    风照原忽然感觉到一种宇宙般的浩瀚力量,相对于这种力量而言,自己刚刚领悟到的格斗技巧,又是多么的渺小和可笑。

    人力又怎能与天力所抗衡?

    体内那股莫明的力量仿佛受到某种召唤,微妙地变化着。

    时间无声流逝。

    天地终于变得一片漆黑。

    不知过了多久,身后忽然暗流重重涌动,风照原回头察看,只见波涛翻滚,浪花四溅,碧绿的潭面上,缓缓浮起一只巨山般庞大的怪兽。

    牛头、蛇颈、龟背,豹尾,怪兽凸出的双眼红得就像是两团烈火,瞪视着风照原。

    风照原不禁头皮发麻,握紧了双拳,暗道又要开始一场激战了。

    出乎意料的是,怪兽并没有向风照原发动任何攻击,向他点点头,目光中毫无凶暴的意味。

    风照原暗暗称奇,怪兽缓缓游到他身边,温顺地垂下长颈,龟背微弓,似乎示意风照原坐到它的身上。

    风照原顿时意兴大发,又想怪兽如果要加害他的话,早就可以下手,而自己伏在它的背上,就算它突然狂性发作,也可以设法逃生。一念及此,立刻跃上兽背,双手却瞄准了兽颈,以防不测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