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600  混凝土搅拌站  700  Inconel  滑轨消音油  滚筒输送线  金属带锯床  金属  钣金加工定做  粉尘超限自动喷雾 

哭笑不得地想,至少他没有问“你爸爸最近怎么样?”之类的问题

   日期:2021-01-12     浏览:3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如果特别纠结,那就索性摊牌啊。周五,乐团排练结束,我低着头慢条斯理地擦拭单簧管,莫名惆怅。我终于相信了印玺那句话:女人坠
 “如果特别纠结,那就索性摊牌啊。”

    周五,乐团排练结束,我低着头慢条斯理地擦拭单簧管,莫名惆怅。我终于相信了印玺那句话:“女人坠入爱河之后会智商下降?No,事实上那会儿你根本没脑子。”

    旁边的长笛姑娘正在向身前的小提琴姑娘抱怨:“你看你看,我眼睛这里又多了条细纹!Oh  No!老了老了老了……”

    我现在多希望自己窜个三四岁,至少不会得到一句语气稀薄的“我比你大这么多”。我觉得脑神经都被这句话磨细了。大六岁又怎样呢?我历史不好,举不出成串成串的人名字,但我知道世上和史上必然有许多相爱的人年龄差不止六岁。

    “如果特别纠结,那就索性摊牌啊。”我看看表,今天周五,医生值夜班。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东西一装,拎了就往外走。

    半个多小时后,病区电梯间,我站在落地玻璃前。我该说什么?说什么?我发现脑子里全是问题,没一个答案,甚至逻辑混乱地想到学校为什么不开门恋爱心理学。拐进走廊,我奇葩地想:现在把琴盒往地上一放,完全可以媲美地铁里的流浪艺人。我能说我是来行为艺术的么?

    我深吸一口气抬头,豁然看见顾医生刚和一个病人说完话,正准备往办公室走,视线瞥到我,人就停在了办公室门口。

    十步之遥。我的肾上腺素一下子飚了上去。

    他的双手垂在身体两侧,整个人站得很直,半晌,他侧身,让开办公室的门。

    门被关上。一个房间,两个人,谁都不说话。

    他立在门边,目光落在我的脸上,面无表情。

    我的心跳渐渐回落,哭笑不得地想,至少他没有问“你爸爸最近怎么样?”之类的问题。

    我不知道我们这么站了多久,直到他微微垂下头,慢慢走到办公桌边,背对我。

    我憋了半天的眼睛一下子红了。拼命地深呼吸,咽口水,想把眼睛里的酸劲儿给憋回去。要真哭出来,真是解释都不好解释。

    我还没调整完情绪,医生转过身,递过来一只干净的苹果:“吃苹果。”

    我当时就愣在了那里。乖乖接过他递来的纸巾,擦了手,接过苹果开始咬。(三三:你已经秀逗了……)

    医生的指尖点点我的琴盒:“里面是什么?”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