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600  混凝土搅拌站  700  Inconel  滑轨消音油  滚筒输送线  金属带锯床  金属  钣金加工定做  粉尘超限自动喷雾 

找了个医生。”表哥伸过手来把我的头发迅速地揉成鸡窝

   日期:2021-01-13     浏览:4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我们在台下拼命尖叫,于是我们的悠哉女王不悠哉了金石呈现的婚礼与她之前彩排的婚礼,相差太多了。前半场婚礼她的表情除了意外,
 我们在台下拼命尖叫,于是我们的“悠哉女王”不悠哉了——金石呈现的婚礼与她之前彩排的婚礼,相差太多了。前半场婚礼她的表情除了意外,就是意外。交换戒指之前,她下来换衣服,一进更衣室就掐住我腰侧:“你个叛徒!”

    我被她挠得直笑:“有惊喜,才有幸福么。”

    交换完戒指,定情之吻结束,台下众人起哄丢捧花。

    一群未婚男女青年齐齐站成一排。印玺拿过司仪的话筒:“我有个附加要求,接到捧花的,一年之内,必!婚!”

    然后在众人的起哄声中,捧花直直地奔着我而来,与此同时,以我为圆心,两个人为半径范围内的人,往旁边退成一个圈挡住抢捧花的人。我下意识地伸手一接,火红的玫瑰花球就落在了我的胳膊弯里。

    我看向周围退开的人,三三,印玺表哥,印玺堂妹……不带这样作弊的!

    下意识地寻找顾魏,却发现他在远处笑得白牙闪闪。

    婚礼下半场,走到哪里,都有认识的人调侃我:“林之校,一年必婚的啊。”顾魏那桌,更是有人直接跟林老师打听:“什么时候喝你家的喜酒?”

    真真是万般羞涩。

    晚上,父母先回,我安排完宾客和顾魏一起回家,手上抱着火红的花球。

    顾魏突然冒了一句:“结婚的时候用白色的捧花吧,你拿白色的比较好看。”

    我觉得自己的脸快和手里的花一个颜色了。

    第二天上午,门铃响。我一打开门,就差点被表哥那一口可以做广告的牙齿闪瞎。

    “嗨,好久不见,听说见你都得预约了。”

    “嘿嘿~丫头,我听说你找了个医生。”表哥伸过手来把我的头发迅速地揉成鸡窝。

    我耙耙头发:“你们医生是不是一天不用手破坏点事物就难受?”

    表哥清清嗓子:“我这双手可是制造生命——”看到从我房间出来的顾魏,愣住,然后——眼睛瞪大,大步走了过去——“拐人拐到我们家来了?!”

    其实,有顾魏和肖仲义居然是远房亲戚这种巧合在前,我本来不该对“表哥和顾魏认识”这件事如此惊讶,但是他们两个既不握手寒暄也不骂架互殴只是默然对望的状态,让我凌乱地产生“不会他们俩之前有什么吧?”的想法…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